◠❤ 歡迎由此進 博客來 購物

2009年6月12日 星期五

要如何停止思考?

-- 原文出處 --

問題:
整天以來我一直在思考用什麼方式來問這個問題: 如何停止思考?
 
奧修師父回答:
思考無法被停止. 並不是說思考不會停止, 而是說思考無法被停止. 它自己會以它自己的方式停止下來. 這樣的差別必須要瞭解清楚, 否則你會追逐你的頭腦到發瘋.
 
無念(No-mind)不是藉由停止思考而升起. 當思考不再有時, 無念就在了. 所有要停止思考的努力將會創造出更多的焦慮, 它會創造出衝突, 它會使你分裂. 你的內在將會一直處於混亂之中. 這將不會有什麼幫助.
 
甚至於如果你真的成功的強迫地停止思考一下子, 它也不是一項成就, 因為那一下子將會幾乎是死的, 它不是活生生的. 你或許會感覺到一種的靜止, 但那不是寧靜, 因為一個強迫來的靜止不是寧靜. 在它底下, 在深深的無意識當中, 被壓抑的頭腦繼續工作著.
 
所以, 沒有方法來停止頭腦. 但是頭腦停止--- 這是可以確定的, 它自行會停止下來.( It stops of its own accord.)
 
因此, 要如何做? 你的問題很貼切. 觀照--- 不是嘗試去停止它. 不需要做任何動作來反對頭腦. 首先, 誰將做它? 那將會是頭腦自己對抗它自己. 你將會把你的頭腦分成兩部份, 一個部份嘗試要去控制另一部份, 一個部份嘗試要去殺掉另一部份, 這是荒謬的. 這是個愚蠢的遊戲, 它會使你發瘋. 不要嘗試要去停止頭腦或思考. 就只要觀照它, 允許它, 允許它完全的自由, 讓它要跑多快就跑多快, 你沒有嘗試用任何方法去控制它. 你就只是成為一個觀照者. 那是很美的.!
 
頭腦是最美麗的機械裝置之一. 科學家尚未能夠有能力創造出與頭腦可匹配相當的東西. 頭腦仍然保持是一個偉大的傑作---如此的複雜, 如此有極大的力量, 有很大的潛力. 觀看著它, 享受著它!
 
但是不要像敵人似地觀看它, 因為如果你觀看頭腦像似觀看敵人一樣, 你就無法觀看它. 你已經有偏見了, 你已經在反對它了. 你已經決定說頭腦有什麼不對, 你已經下了結論. 無論何時, 當你看著某人就好像是看敵人一樣的話, 你從不深入的看, 你從不看入他的眼睛, 你會逃避.
 
觀照頭腦的意思是說: 帶著深深的愛, 帶著深深的尊敬來看著它—它是神送你的禮物, 頭腦本身並沒有錯. 思考本身並沒有錯. 它是一個很美的過程, 程序, 就像其他的過程, 程序一樣. 在天空移動著的雲是美的, 為什麼思考在內在的天空移動就不美? 來到樹上的花朵是美的, 為什麼在你的存在開花出的思考就不美? 朝向海洋而流動的河水是美的, 為什麼這思考的河流流向未知的目的地就不美? 那也不是很美的嗎?
 
帶著深深地尊重來看, 不要成為一個戰士- - - 成為一個愛人. 觀看! 頭腦細微的部份, 這個突然的轉變, 這個美麗的轉變; 這個突然的跳躍; 頭腦一直在玩的遊戲, 頭腦一直在編織的夢- - - 想像力, 記憶, 它創造出的一千零一個的投射物. 觀看, 站在那裡, 有距離的, 不要涉入的, 慢慢地你將會開始感覺到….

你的觀照變得越深, 你的覺知也會變得越深, 然後距離, 開口開始升起, 間隔出現了. 一個思想走掉了, 另一個還沒來, 中間出現一個開口. 一個雲經過了, 另一朵雲正在來臨, 當中有個開口.
 
在這些開口當中, 你第一次瞥見無念(no-mind), 你將會嘗到無念的滋味. 你可以稱它為禪的滋味, 道的味道, 瑜珈的味道. 在這些小間隔當中, 突然間, 天空是清楚的, 陽光閃耀著. 突然間世界充滿著神秘, 因為所有的界線已經消失了. 在你眼睛上面的螢幕已經不在了, 你看得很清楚, 你看得很有透徹力. 整個存在變得很透明.
 
在剛開始的時候, 這些將會是很稀有, 罕見的時刻, 發生的機會很少, 發生的次數間隔也很遠. 但是它們將會給予你三摩地的瞥見(glimpses of what samadhi). 小小寧靜的池塘, 它們將回到來, 它們將會消失. 但是現在你知道你已經在對的道路上, 你再次的開始觀照.
 
當一個思想經過, 你觀看著它, 當一個間隔經過, 你觀看著它. 雲朵是如此的美麗, 陽光也是如此的美麗. 現在你不會是個做選擇的人. 現在你沒有一個固定的頭腦: 你不會說:” 我只想要那些間隔的時刻.” 那是愚蠢的- - - 因為一旦你開始執著於只要那些間隔的時刻, 你已經再次的決定去反對思考. 然後那些間隔的時刻將會消失. 它們只有在當你是非常的有距離, 分開地時候才會發生, 它們發生, 但是它們無法被帶來, 它們發生, 但是你無法強迫它們發生. 它們是自發性的發生.
 
繼續觀照. 讓思想來來去去- - -無論它們要去到什麼地方. 沒有什麼東西是錯的! 不要嘗試要去操縱, 不要嘗試要去引導. 讓思想完全自由地移動著. 然後比較大的間隔將會到來. 你將會被小小的三托地給祝福.( You will be blessed with small satoris) 有時候幾分鐘過去了, 但是沒有思想在那裡, 那麼沒有喧鬧的交通- - - 一個完全的寧靜, 不受打擾的.
 
當有較大的間隔開口來臨時, 你將不只有清澈力來看進這個世界- - -藉由這個較大的間隔開口, 你將會有一個新的清澈力升起- - -你將有能力看進內在的世界. 在第一次的間隔開口中, 你將會看入這個世界: 樹變得比它們現在看起來更綠了, 你將被無限的音樂所包圍著. 你將會突然地在神的存在裡- - -難以形容的, 神秘的. 觸碰著你, 然而你無法抓住它們, 在你可以達到之內, 然而是超越的. 藉由較大的間隔開口, 相同的現象會發生在內在. 神不僅只有在外在, 你將突然地驚訝的發現- - -神也在你的內在. 祂不僅可以被看見, 祂也是一個看者- - -內在與外在. 慢慢地. . . 但是也不要執著於這個.
 
執著是頭腦的食物好讓它可以繼續. 無執著的觀照就是停止它的方法, 沒有任何的努力來停止它. 當你開始享受這些喜樂的時刻時, 你保有它們使它們持續更久的能力就會升起.
 
最後, 有一天, 你會變成一位師父. 然後, 當你想要思考, 你就思考. 如果你需要思想, 你就使用它; 如果你不需要思想, 你就會允許它休息. 並不是說頭腦就不再那裡了, 頭腦還是在那裡, 但是你可以使用它或者是你可以不使用它. 現在那是你的決定. 就好像是雙腳: 如果你想要跑, 你就使用它們, 如果你不想要跑, 你就只是休息, 雙腳還是在那裡. 相同地, 頭腦總是在那裡.
 
當我在對你們談話時, 我是在使用我的頭腦- - -沒有其他的方式可以來談話. 當我在回答你們的問題時, 我在使用我的頭腦- - -沒有其他的方式. 我必須回應和連結, 頭腦是一個美麗的機械裝置. 當我沒有在對你們談話, 自己單獨一個人時, 頭腦沒有存在- - - 因為頭腦是一個媒介來連結雙方, 單獨一個人坐著時, 頭腦就不需要了.
 
你尚未給它休息; 因此, 頭腦變得平凡的. 不間斷地被使用, 頭腦累了, 但是它還是繼續下去. 白天它工作著, 晚上它也工作著. 在白天, 你思考著, 在晚上, 你做夢. 一日覆一日, 頭腦持續在工作著. 如果你活70或80歲, 它將會持續工作著.
 
看看頭腦的精緻和持久性- - -如此的細膩! 在一個小小的頭腦裡, 全世界所有的圖書館可以被保含進去, 那些所有曾經被寫出來的可以被包含在單一的頭腦裡. 頭腦的能力, 容量是如此的大- - -就只有這麼小的空間! 而且有不會發生噪音.
 
如果將來有一天科學家變得有能力可以創造出可以與頭腦匹配的電腦. . .電腦在那裡, 但是它們還不是頭腦. 它們仍然是機械裝置, 它們沒有有機體, 它們尚未有中心. 如果有一天它變得有可能… 科學家或許將來有一天可以創造出頭腦, 那是有可能的, 然後你將會知道這台電腦將會需要多大的空間, 它將會創造出多少噪音.
 
頭腦幾乎沒有產生一點噪音, 它安靜地持續工作著. 如此好的一位僕人! 70, 80年後, 當你快要死亡時, 你的身體有可能變老, 但是你的頭腦仍然保持年輕. 它的能力依然保持一樣. 有時候, 如果你正確地使用它, 它的能力甚至會隨著你的年齡增加而增加. 因為你知道越多, 你瞭解越多, 你所經歷過的越多, 你的頭腦就變得有越多的能力. 當你死亡時, 在你身體裡的每一件東西都準備好要死了, 除了頭腦以外.
 
那就是為什麼在東方我們說頭腦離開身體後就進入另一個子宮, 因為它還沒有準備好要死. 再生是頭腦的再生. 一旦你已經達到三摩地的狀態(the state of Samadhi) 無念, 那麼就沒有再生了(then there will be no rebirth). 那麼你就只是死亡. 然後藉由你的死亡, 每件事將會被溶解- - -你的身體, 你的頭腦…只有你的觀照的靈魂將會保留下來. 那是超越時間和空間. 然後你與存在合為一, 你不再與存在分離, 分離是來自頭腦.
 
沒有任何方式可以強迫它停止, 不要使用暴力. 帶著愛意移動, 帶著深深的敬意- - -它將會自行的發生. 你就只要觀照, 不要匆促急忙的.
 
現代的頭腦總是處於匆促急忙的. 它要立即的方法來停止頭腦, 因此, 藥物就出現了. 嗯? 你藉由使用化學藥物來強迫頭腦停止, 但是再一次你是對這個機械裝置使用暴力. 那不是好的, 那是有破壞性的. 用這樣的方式, 你將不會變成一為師父. 你或許可以藉由藥物來停止頭腦, 但是然後這個藥物就變成你的師父, 你的主人- - -你將不會變成一為師父. 你僅僅就只是改變你的老闆, 你做最壞的改變. 現在這個藥物有掌控你的力量, 它將會佔有你, 沒有它們, 你將是不存在.( without them you will be nowhere.)
 
靜心並不是對抗頭腦的努力. 它是一種瞭解頭腦的方法. 它以一種非常有愛意的方式來觀照頭腦- - - 但是, 當然, 你必須非常有耐性. 這個你一直攜帶在你頭部裡面的頭腦已經存在很多世紀之久, 你那小小的頭腦攜帶著整個人類的經驗-- -不僅是人類, 還包括動物, 鳥類, 植物, 石頭等的經驗. 你已經經歷過所有這些經驗. 到目前為止, 所有那些已經發生過的事, 也發生在你裡面, 在一個非常小的空間, 你攜帶整個存在的經驗. 這就是你的頭腦. 事實上, 說它是你的並不對, 它是集體性的, 它屬於我們全部的人.
 
現代心理學已經到達這裡, 特別是易雍學說(Jungian analysis)的分析師已經到達這裡, 他們已經開始感覺到某種像是集體無意識的東西. 你的頭腦並不是你的- - - 它屬於我們所有的人. 我們的身體是分開的, 我們的頭腦並沒有分開, 我們的身體, 很清楚地, 是分開的, 我們的頭腦是重疊的- - -我們的靈魂是一的.
 
身體是分開的, 頭腦是重疊的, 靈魂是一. 我沒有一個不同的靈魂, 你沒有一個不同的靈魂, 在存在的中心, 我們是相遇且是一的. 這就是神- - 所有事務的相會點. (That's what God is: the meeting-point of all.) 在神與世界之間- - -“世界”意指身體- - -就是頭腦. 頭腦是橋樑, 介於身體與靈魂之間的橋樑, 介於世界與神之間的橋樑, 不要嘗試去破壞它.
 
很多人已經透過瑜珈嘗試要破壞它. 那是瑜珈的誤用. 很多人已經透過身體的姿勢, 呼吸嘗試要破壞它- - 那也是一樣會在內在帶出微妙的化學變化. 例如, 如果你倒立(if you stand on your head in shirshasan -- in the headstand)你可以很容易地破壞頭腦, 因為當血液像洪水般地很快地流到頭部, 當你倒立時, 頭腦的構造是非常纖弱易脆的, 你用洪水般的血液流入你的頭腦, 那纖弱易脆的組織將會死掉.
 
那就是為什麼你從不遇見一個非常有智慧的瑜珈修行者(Yogi). 不, 瑜珈修行者, 或多或少, 是愚蠢的. 他們的身體是健康的- - 這是事實- -強壯的, 但是他們的頭腦就好像是死的. 你將看不到智慧的發光, 你將看到一個非常強壯的身體, 像動物般的, 但是, 多少人性已經消失.
 
倒立, 你是強迫你的血液透過地心引力流入你的腦部, 腦部需要血液, 但是只需要非常少的量, 非常慢地, 不是像洪水般似快. 由於地心引力, 很少量的血液會流到腦部, 而且那也是以一種非常寧靜的方式. 如果有太多的血液流入腦部, 那會造成傷害的.
 
瑜珈已經被用來殺掉頭腦, 呼吸也可以用來殺掉頭腦, 有某種呼吸的節奏, 某種細微的呼吸震動可使纖弱易脆的頭腦造成傷害. 透過這些, 頭腦可以被破壞. 這些都是古老的把戲. 現在, 最新的把戲是透過科學, 例如迷幻藥LSD, 大麻等等, 不久將來會有越來越多精緻的藥物可使用.
 
我不贊成停止頭腦, 我贊成觀照它,.它會自行停止, 那麼那是美的. 當某事, 在沒有任何的暴力之下, 發生, 有它本身的美, 它是自然的成長. 你可以透過強力迫使一朵花開花, 但是你已經破壞這朵花的美麗, 現在, 她幾乎是死的, 她無法忍受你的暴力, 花瓣將會鬆弛, 無生氣的. 當花苞用她自己的能量開花, 當她自行開花, 她的花瓣是有活力的, 活生生的.
 
頭腦是你的開花- -不要用任何方式來強迫它, 我反對所有的強迫, 我反對所有的暴力, 尤其是你自己本身對自己的暴力. 就只要觀照- -帶著深深的祈禱, 愛與敬意. 觀照著所有的發生, 奇蹟會自行發生, 不需要去拉扯催促它.
 
你問說:” 如何停止思考?” 我說: 只要觀照, 警覺的. 拋棄”停止”這個想法, 否則它將會停止頭腦自然的轉變. 拋棄”停止”這個想法! 你是誰可以去停止它? 頂多, 享受它!
 
沒有一件事是錯的- -甚至如果不道德的思想, 所謂不道德的思想經過你的頭腦, 就讓它們經過; 沒有一件事是錯的, 你保持是分離的. 沒有任何傷害會造成, 它只是小說, 你只是正在看一部內在的電影, 允許它用它自己的方式, 它將會慢慢地引導你朝向無念的狀態. 觀照最終的頂點就是無念(No Mind).
 
無念並不反對頭腦, 無念是超越頭腦. 無念的到來並不是經由殺掉或破壞掉頭腦, 當你已經完全地瞭解頭腦, 思想不再需要時, 你的瞭解已經取代頭腦時, 無念就會到來.

摘自:
A Sudden Clash of Thunder
Chapter #2
Anand Prabodh 譯

0 留言:

訂閱:使用E-Mail 訂閱全站

謝謝您的閱讀,祝您圓滿豐盛~

廣告看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