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歡迎由此進 博客來 購物

2007年11月24日 星期六

舞蹈

舞蹈對我而言, 是種釋放, 是種與身體的對話, 是種嘗試, 是一種表達, 是一種自由與解放, 而我更在舞蹈之中發現自己

曾經有一陣子, 我喜歡閉著眼睛跳舞, 因為我覺得這樣我比較能連結到自己, 讓自己投入在音樂中在舞蹈中, 也許就某部分而言這是事實, 然而在某個片刻(那時跳的是不需閉眼的舞蹈)我意識到了, 某些時候在不需閉眼時閉眼跳舞, 那其實真的是種陶醉與享受, 但某些時候卻是一種逃避, 一種擔心害怕被別人看到自己跳不好, 跳得很醜的樣子, 其實心裡明明知道, 在那個安全的空間裡, 大家都很忙, 忙著做自己, 忙著跳自己的舞, 根本不會有什麼人要故意去看別人, 但就是怕, 初以為那是一種對人與環境的不夠信任, 所以閉起眼睛就能將自己與其他人及環境給阻隔開來了, 後來才發現其實內心深處真正害怕的是自己, 是怕自己看到自己的醜樣子, 是自己不能夠接受自己啊~~ 因為自己腦袋想的, 跟自己實際跳出來的有落差, 所以眼不見為淨, 可以讓自己待在那個美美的幻像中, 哈哈哈~

在某個活動前的熱身, 那時放的音樂讓我感覺到很"印地安", 說也奇怪身體就自己開始扭動起來了, 腰臀一組, 頭手一組, 然後整個身體又像是一大組, 對於並沒有什麼真正舞蹈基礎的我而言, 普遍來說, 以我目前大概沒有辦法用大腦做到這一點, 那個體驗很特別, 像是連結到大地的能量, 在我的頭手腰腎間有股厚厚的能量, 而我只是讓我的身體隨著這股能量舞動, 對我而言, 這真的是一個很特別的經驗, 讓自己的身體隨著能量而舞動.

另一個很特別的經驗, 是我在做動態最後的階段-慶祝時的某個片刻, 那時我並沒有想要表達什麼, 只是單純的允許身體隨著音樂擺動, 我忽然有一種感覺, 我覺得"她"在跟我說一則故事耶~ 儘管我到現在還是不明白她究竟想跟我說什麼, 但是我還是覺得這是一個很美妙的經驗.

舞蹈對我而言是種嘗試, 是的, 我明白, 一開始進入舞蹈的大多數人都有落差(至少我是如此), 所以我開始了我的嘗試之旅, 我開始享受張開眼睛跳舞, 看著自己的手如何在空中舞動的樣子, 這個樣子美嗎? 還是那個樣子好? 這個樣子舒服嗎? 心情如何? 身體的感覺又如何? 開始嘗試, 各種姿勢, 各種節拍, 甚至是從小到大有學過的技巧(什麼土風舞呀~ 山地舞呀~ 肚皮舞的... 等)混合在一起, 讓自己儘情享受在舞蹈之中, 享受在一個動作與一個動作之間的移動, 有時是放掉所有我所知道的任何技巧, 就是讓身體隨著音樂隨意擺動, 我發現我的左手和右手有時並不想一致耶, 那就這樣吧~ 左手跳左手的, 右手跳右手的, 誰說不可以呢~

Nataraj 靜心中, 我體驗到了所謂的 "消失在舞蹈之中", 儘管只是一個片刻, 也不知道這個片刻究竟有多長或是很短暫, 但至少我確定它曾經發生過, 我得感謝我自己, 讓自己全然於舞蹈之中; 在"玩樂肚皮舞"中, 我體驗到在慢歌中跳快舞, 在快歌中跳慢舞, 我可以跟隨自己身體的節拍而不一定得跟隨音樂的節奏; 在"舞蹈靜心"中, 瘋狂地旋轉, 在地上打滾, 任性地在地板上跺步, 有好玩, 有柔美, 有性感, 跟音樂玩 123 木頭人, 甚至是在優雅的古典協奏曲中表現內心的波濤洶湧, 就像是汪洋中的一條船遇到暴風雨, 在最後那一刻突破暴風雨看見了彩虹, 這是我從來也沒想過的事啊~ 真的是非常的有趣~

而在某個舞蹈過後的靜坐, 我體驗到了"靜", 全身很舒服很放鬆(連盤坐都很舒服), 沒有想什麼, 也沒感覺得呼吸, 就在這時, 趕快提醒自己觀呼吸, 觀自己呼吸時腹部的起伏, 然後呼吸就發生了, 接著就是笑自己阿呆, 想在回到那個沒有呼吸的"靜"的世界中, 好像有些難了, 可以回到那個靜的感覺, 但是有呼吸的靜, 沒法子將呼吸變不見了, 這種感覺跟 Nataraj 那次的經驗一樣, 在發現自己消失在舞蹈中的那個片刻, 人就回來了, 丫丫丫!! 只是這次變得更輕易, 只是覺得好笑, 大腦真的好像很怕沒事做, 就算不想什麼, 都還要想辦法觀呼吸, 感覺自己腹部的起伏. 而奧修的靜心讓我覺得, 一切就是發生的這麼自然.

感謝奧修, 感謝中心與帶領者, 感謝所有的舞伴

ps: 同篇文章也發表於奧修靜心協會論壇

0 留言:

訂閱:使用E-Mail 訂閱全站

謝謝您的閱讀,祝您圓滿豐盛~

廣告看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