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歡迎報名參加 線上個案預約「回到當下」系列 ❤◠

◠❤ 歡迎由此進 博客來 購物

2011年9月22日 星期四

當和尚遇到鑽石: 問題及解決方案(5)

-- 原文出處 書籍當和尚遇到鑽石(增訂版):一個佛學博士如何在商場中實踐佛法 The Diamond Cutte --

問題(34):在你周圍的人不可信賴。你交代他們一個工作,你從來不放心他們是否會替你完成。你必須把每一個任務交給3個不同的人去執行,以確保任務圓滿達成。你也必須事事躬親,緊盯每一個細節,既耗人精力又缺乏效率。


  解決方案:為了確定你周圍的員工足以信賴,你可以採取主要的行動之一是:在你的婚姻關系中,或類似的家庭義務中,保持忠貞不渝、信賴可靠的態度。在現代的社會中,已經不時興談論關於婚姻和家庭的忠誠與依賴,然而根據萬物潛能的法則以及行為銘印的法則,這是我們所能採取的一個最重要的步驟,以確保私人生活與工作生涯的穩定。

  我成長的時期,正值越戰如火如荼地進行,以及伴隨戰爭而來,反對上一個時代對於發動戰爭、婚姻關係中一方對另一方的擁有權等等的愚蠢觀念。在我居住的城鎮上,我自己的母親是最先幾個離婚的人之一。我記得,她為自己的決定付出了代價,不但引來街坊的指點和議論,而且作為一個單身母親,她必須努力掙紮地謀生。

  然而,一時興起閃電結婚,加上日後輕率離婚的行為,常常是在兩人生兒育女之後;孩子是離婚過程中最大的受害者,在當事人心中留下了極其惡劣的銘印,很大程度上影響了人們對於周圍世界的觀感。滿載西藏智能的典籍明確地指出,缺乏西方文化所謂的社會秩序,是我們無法信守彼此之間的承諾的產物。最簡單的實例是,在美國一座城市的街道上,一個人隨地丟棄一個紙杯,絲毫不考慮這一舉動將對下一個行人造成什麼樣的影響。如果你希望你的員工可信可靠,你必須先成為愛人子女可以依賴的人。


  問題(35):你經濟不獨立,你無法自主,特別是沒有徵詢他人的意見,你無法做出任何關於財產方面的決定。

  解決方案:你必須非常嚴格地尊重他人的財物和空間,才能夠化解問題。例如,在一個公司中,你必須小心謹慎,在未獲其他部門或經理明確的同意之前,不可擅用他們的財物和資源。或者,當其他人有所需求,而你又有職權和能力滿足他們的需求的時候,你應該拿出你所擁有的資源;簡而言之,為了達成共同的目標,你應該和其他的經理人員分享資源。

  此處所提出的是一個“一體”的概念。大約著述於13世紀之前的亞洲,一本名為《入菩薩行》(AGuidetotheWayofLifeofaWarriorSaint)的佛教典籍滔滔陳述了“一體”的概念。想一想“我的身體”或“我自己”這個概念;我們通常非常強烈地把包裹身體的肌膚作為分別“你”“我”的邊界,也就是說,如果我們兩人握手,即使有肌膚的接觸,但“我”的範圍止於我的手指, “你”的範圍始於你的手指。

  當一個母親有了孩子之後,顯而易見地,“我”就有了一個全新的定義:此時,“我”的邊界向外擴展,把孩子納進了邊界之內,如果有人傷了孩子一根汗毛,就等於傷了反應如母獅一般的母親。在你買了一輛新車,意味著每個月都要從薪水中支付一大筆購車分期貸款之後,你對於“你”的定義也擴大了。在紐約,“你”的定義隨著添購新車而擴大這件事,真真實實地在生活中上演。如果是在昨天,你看見一群十來歲的毛頭小夥子從街上走來,摸摸車門把手,從車窗探看後座,你可能認為這群小夥子實在討厭,在進大樓之時,向警衛提了一提;但是今天,他們走向你的新車,那可是一件令人義憤填膺的惡行,你可能衝到街上制止他們,或慌張激動地報警。

  “我”也可能縮小。舉例來說,一名外科醫師告訴你,你的一顆腎髒染上癌細胞,必須切除。經過了一番自我掙紮之後,你開始“切斷”你和腎髒之間的關聯,你經曆了“你自己”和那顆腎髒一刀兩斷的過程,直到進行手術那一天,你完全聽從醫師的指示,把腎髒從“我”身上切除。

  在一個大企業中,以“我的利益”來定義的“我”可以縮小,也可以擴大。一個健全的公司的象徵是:每一個部門經理的“我”的定義向外延伸擴展,把每一個其他部門的經理也納入在內,對你的部門有利益的事物,也有利益於我的部門,因為大家是在同一個公司,是一體的。體悟上述的現象並非虛構作假是很重要的;因為如果要說矯揉造作,那麼在某一天,某個人說,你是某某部門經理的時候,你把“我”的定義擴展到這“一個”部門的做法,其實和你把“我”的定義從自己的部門延伸至3個部門之間是沒有差別的。

  所謂的“我”,其實是生活中每一個那的一個決定,“我”的範圍隨著每一個決定而變動。然而,根據古老的西藏智能所指出的,把“我”的範圍僅僅局限於“你切身的利害關系”,是引發所有個人和團體問題的根源。千萬不要誤會了,這可不是什麼偉大崇高的觀點。相反地,它非常切合實際。所有的人都極力主張財政和組織體制的獨立自主,這一目的可以通過完全把自己擁有的資源,與組織內部的其他人共同分享來達成。慢慢習慣、接受這個概念。宇宙中,沒有什麼是憑空而來的。無論你達到何種程度的獨立自主,都是你快樂地、會心地分享資源的行為,在心中留下銘印所形成的觀感。


  問題(36):在每天的商業交易之中,你周圍的人——包括客戶、供應廠商、員工,都有欺騙誤導你的傾向。

  解決方案:這又是一個你意想不到的方法。我們深深明白,在商言商的時候,我們不確定自己究竟能夠相信對方幾分的情境是多麼令人泄氣。例如,一名客戶保證,我們將在某個日期之前,收到一筆款項,然而我們後來才知道,那名客戶自始至終都在說謊,我們根本不可能在接近約定日期的前後收到賬款。

  一名供貨商向我們保證,我們所需要用來完成一位重要客戶的一筆重要訂單的原料,一定準時送達;結果我們發現,那名供貨商所屬的公司根本沒有那批原料,或者更糟糕的是,他們的確有那批原料,但是卻把原料給了在同一天出價較高的競爭對手。在一場會議中,你把一個大計劃的主要部分交由一名員工規劃;該名員工和其他共同執行任務的人員以往表現優異,因此你只是偶爾稍微盯一盯進度,而每一次的結果都讓你非常放心。但是,到了呈交企劃的那一天,你才發現,整個進度延遲,因為他們尚未完成企劃,而且事實上,從一開始到現在,完全沒有任何進展。

  你可以採取兩種行動,停止這種欺騙模式。第一,敏銳地覺察任何傲慢情緒的生起,避免成為自身傲慢的受害者。商場瞬息萬變,殘酷無情,一個人可能以極快的速度竄升,成為熠熠之星,然後摔得一文不名,因此你可能認為在公司之中,傲慢是極為罕見的問題。在西方社會,商人是最聰明理智、最具才幹的一群人之一,然而在面對傲慢的情緒時,似乎都有一個盲點,無法加以控制。在一時運氣不佳,就可以讓一個高高在上的部門副總裁,降為一個四處徵求基層行政職務的過氣經理的商場之中,傲慢是一種不必要的情緒。或許,傲慢所製造的最嚴重問題,不是引起你周圍人士的多麼不悅,而是對你自身的發展所造成的傷害。西藏犛牛牧人有一句格言說,在夏日,牧草總是先從較低處的草地長起,然後才慢慢長到覆滿冰雪的山峰上。這句格言的重點是,一個謙卑、無傲慢情緒的人,是一個較佳的傾聽者;他傾聽來自公司各個階層員工的心聲,從中學習擷取邁向成功之道的經驗,獲取更多的牧草。

  只要我們願意洗耳恭聽,在每一個工作天,我們都有可能從每一個相遇的人身上學習到一些事物。這不意味著你必須接受每一個輕率的意見。畢竟,你今天躋身高位,正是因為你能夠做出結果令人滿意的決策。盡管如此,如果你每天巡視經過你的部門的時候,都能保持機警敏銳,仔細傾聽部屬片段不完整的意見,你多半都能夠從中獲益,因為,即使他們心中所想的、片片段段的方案尚未具體成形,但集思廣益的結果,應該能夠讓你思考出一個更全面的策略。

  第二個方法是,你必須避免落入為了博取他人認可而活的陷阱。在商場和私人生活領域中,每一個人必須成熟到一個境界,不要為了贏取他人的感謝和贊美,才去從事善良、正確的事物,而應該只是單純地在能力範圍內,當仁不讓地行所當行、為所當為。事實上,一個越是優秀的經理或行政管理人員,越不需要任何來自他人的認可。母親照顧幼弱的嬰兒,是在正確的時期所做出的適切行為,並且從中學習不冀求孩子的任何感謝或認可。

  在一個公司之中,真正能幹稱職的經理人員應該獨具慧眼,並且能夠賞識、認可他人。賞識他人不僅僅只是一個行政管理策略,而是經理人員對於周圍情勢的精確洞察。他們非常敏銳地洞悉周圍人員的貢獻;而他們賞識表彰人們的貢獻,不是因為那是一個激勵人員的好辦法,而是由衷地贊賞工作人員,而且認可每一個人在公司邁向成功的過程中,所扮演的重要的、不可或缺的角色,即使他們只是毫不起眼的機械技工或門房警衛。

  戒除希望獲取他人的認可或贊美的習慣;養成努力尋求機會賞識表彰他人的習慣,然後突然間,在你的生活中,再也沒有人——包括客戶、供貨商或員工,欺騙你誤導你。同樣的,這也是誠摯地認可周圍人士的貢獻,所留下的銘印的結果。

  最後我們必須強調,無功不受祿,你不必言不由衷或刻意地贊美或認可一個不值得賞識的人。重點是,不管你任職公司的規模大小,如果少了一些默默耕耘、鞠躬盡瘁的核心工作人員,公司的營運將難以推動。而你甚至可能已經忽略了這些長期表現出色、專心一致的員工,對你所做的貢獻。無論在工作場合或私人生活中,對於越是親密、越是長期相隨的人,我們似乎越吝於贊賞、回報他們的付出。你只要想一想,最近一次你捧著一束玫瑰、一盒巧克力回家給心愛的人是什麼時候,你就能夠明白其中的道理。


  問題(37):在公司中,沒有一個人尊重你的言論;你所提出的每一個意見,都被忽略或被視為愚蠢可笑。

  解決方案:任何一個曾經在公司的會議室嘗過坐冷板凳滋味的人,一定都會喜歡這個辦法。有時候,你真擔心自己會發瘋;在星期一,你參加一個6小時的董事會會議(會議從早上一直延續到中午用餐時間。老板說:“會議結束之後,你可以休息休息,到街上的那間餐廳用餐,我請客。”然而,就在你開會6個小時,無法抽身的期間,你主管的部門出了一個亂子,你知道怎麼回事了,但這不是重點。)

  重點是,在會議期間,老板詢問如何在這一季節省開支的意見。(以下你即將閱讀的對話,來自真實的情況。)一個老板跟前的紅人說:“讓我們把一面打印一面空白的計算機報表廢紙當做便條紙來使用;鼓勵員工不要拿複印機裏面的新紙來做筆記。我們可以把用過的計算機報表紙裝成一箱,放在複印機旁邊,供員工使用。”

  老板的眼光掃過每一個圍坐在桌邊的與會成員,似乎每一個人都同意“紅人”的提議。此時,雖然大多數人的腦子都在想,如果每一天,某個人必須在公司內穿梭,發配回收再利用的紙張,其實真的省不了多少錢,但是這個提議還不錯,至少它的精神是正確的。

  “好主意!”老板說,“其他人呢?有沒有意見?”

  我舉起手來,“我們要不要在電梯的地板上鋪一層特製的墊子,人們搭電梯外出的時候,墊子可以粘住從鞋上掉落下來的碎鑽?我每天搭電梯外出的時候,我都會在電梯地板上看到一大堆碎鑽。每天晚上清潔工人來的時候,都用吸塵器把它們全部清掃後扔了。”

  你瞧,我們經常處理數千顆的鑽石,在這些鑽石中,有些真的很小很小,好像你打了一個驚天動地的噴嚏,或是你坐在椅子上往後一靠,電話線輕輕掠過一堆鑽石,可能就會有一大堆的鑽石飛落地面。當鑽石跌落地面之際,它們經常神秘地彈過、滑過、或急速“奔”過整個房間,到達一個你怎麼找也找不到的地方。

  如果從桌面跌落的是一堆小鑽石,你首先要小心翼翼地站起身來(因為部分鑽石可能落在你的大腿上),接著躡手躡腳地走到房間的角落拿一柄小掃帚。你踮著腳走路是為了避面落地時,尖端朝上的鑽石嵌入你的鞋底中,然後帶著它們出了設有安保裝置的房門,進入洗手間或電梯,而且不知何故,很多嵌入鞋底的鑽石都在鞋主進了電梯之後,從鞋上跳了下來。這也是我建議在電梯內放置一張特制墊子的原因。

  你取來小掃帚之後,你整個人趴在地板上匍匐前進;沒有人會笑你傻,因為每個人掉了鑽石的時候,都是如此。你小心翼翼地掃起鑽石,或者把身體伏得更低,使得那個角度可以讓你的眼睛看到落在幾英尺之外的“遺鑽”反射出來的光芒。就人類所知,鑽石是最堅硬的物質,擁有最高的折射率,以及把光線從鑽石表面折射出去的絕佳能力;因此,當微亮的頭燈照射鑽石之際,每一個鑽石匠都能夠敏銳地察覺鑽石發出的獨特閃光。

  你也可能在高級主管辦公室所在的區域中,沿著鋪設地毯的走廊行走,然後瞥見一個角落發出閃光;你彎下身子,啪答一下,把一顆小得可憐的鑽石送入掌中。這一連串的動作只是一種條件反射,一種本能反應。我記得,坐落於45街和美洲大道交界的國際紙業大樓(InternationalPaperBuilding)的前方,有一條十分特殊的人行道:人們在鋪設路面的水泥陰幹之前,在水泥上灑入閃閃發光的粉末。在過去一段時間,每當我從公司回家,經過這條人行道時,我的“地上鑽石亮晶晶的本能反應”便開始發作,總是不由自主的彎下身去,試圖撿起那些“可憐的、迷途的鑽石”。

  然而,鑽石不一定總是恰好以適當的角度對著頭燈,對著你的眼睛發出閃耀的光芒。因此你必須非常小心、非常緩慢地用小掃帚清掃整個房間。接著,你把從地上掃起來的一團東西全都集中到一個角落,然後你蹲下來,仔仔細細地檢查那團東西——從每一個人身上掉落地面的毛發、頭皮屑(它們看起來還真有一點像細小的鑽石)、昨天吃過的薯條碎末、一大堆回形針、訂書針(鑽石可能藏身於下),以及大約3周之前,你找尋不著的鑽石。但是,你絕對無法找回所有丟失的鑽石;有些鑽石遺落在電梯中。


  老板坐在旋轉椅上左右轉動著(他自然是唯一一個坐旋轉椅的人。我始終想不明白,為什麼只有他一個人能坐旋轉椅),咆哮著說:“羅奇,這是我所聽過最愚蠢可笑的提議。”在會議室開會的時候,有一些技巧可以讓你變得像隱形人一樣,不被人注意到。老板發出咆哮之後,我也開始如法炮製,想把自己給藏了起來。

  “我有一個主意,”當月老板跟前最紅的紅人興高采烈地說,“你們知道那些印著‘安鼎第一’、逢年過節饋贈供應廠商和客戶的巧克力條?它們真的太粗了。要不等那些巧克力條送來的時候,我們把外層包裝打開,刨下薄薄一層巧克力,然後用這些巧克力重新制作巧克力條,怎麼樣?”

  老板帶著得意洋洋的神態朝著座椅向後一靠,不斷地凝視著“當月最紅的紅人”。我們其他人都不確定,她是不是在開玩笑(她是說正經的),因此我們努力保持中立,堅決不表態,直到老板說“笨蛋”(我們就點頭附和)或“聰明”(我們就表現得更加熱烈,點頭如搗蒜)。

  你知道,整件事如何收場。一個星期之後,工友在電梯中鋪放了一張布滿細致纖維的黑色橡皮墊。你正要回家,你累得精疲力竭,頭向下垂著,如同一只落敗的狗,但仍然出於本能地掃瞄電梯的地板,尋找失落的鑽石。

  “嘿,你們在做什麼?”你問。

  “在電梯裏鋪放一些新墊子。這真是一個好主意。你知道,每天都有一些小鑽石粘附在鞋底,被人們帶進電梯?這些墊子可以粘住從鞋底掉落的鑽石;每天晚上,我們把墊子翻轉過來回收鑽石,而不是每天晚上被清潔工用吸塵器清掃後扔了。”

  “哇,”你說,“這主意真是太棒了。是誰出的主意?”

  “喔,是老板呀。他真行!”

  這種沮喪失意的感覺,源自一種特殊的銘印;而這種銘印的植入,來自毫無意義、毫無價值的言辭。有趣的是,在數千年前撰述而成,充滿智能的古老印度和西藏典籍描述,所謂無用的言辭是指“樂意地、快樂地從事關於性、犯罪、戰爭、政治等無用的談話”。人們經常詢問,我怎麼有時間處理安鼎在世界各地著手進行的計劃。我的回答是,我刻意避免無用的談話。人們往往花數小時的時間,一邊看著報紙一邊喝著咖啡,談論著在世界上發生的種種事件,以及不相識的新聞人物,而這些事件和人物對他們的生活不可能造成任何舉足輕重的影響。

  你談論從電視節目、報紙、雜誌上獲知的新聞事件;你談論電視或廣播的娛樂節目;你在某某人面前談論某某人;然而事實上,你談論的內容不是重點,你之所以談論,僅僅是為了聽自己說話。有一個“3天測驗”恰好可以檢驗刊登於報紙上或雜志上的新聞,是否對你意義重大。在你從頭到尾仔細閱讀一份大報(因為你的飛機誤點等等類似的事件,你終於有時間閱讀整份報紙)之後3天,試著坐下來,寫下所有你仍然記憶猶新的信息。

  你將發現,你不記得超過一或兩篇的報道,也幾乎不記得任何細節。那麼,為什麼要看報紙呢?心的力量是偉大的,但不是永無止境的,如同一台計算機,你的頭腦容納信息的空間是有限的。

  佛教哲學賦予“沉默”極高的評價;其原因非常切合實際。我們有一位客戶(在稍後章節,我將著墨更多)即將閉關數天至數星期;在閉關期間,應該刻意禁語。在美國或其他西方國家,大多數人從未嘗試諸如閉關禁語等活動;除了一些特殊的情況,例如喉頭炎、獨自臥病在家,在你一生之中,沒有交談的時間可能不超過一或兩天。當你嘗試一次禁語閉關之後,你將了解,大多數的交談都不必要,而且分散了你的注意力。

  獨自靜默一段時間是獲得洞悉商業情勢的眼光的特殊方法——我們稍後再多做說明。此處的要點是:即使你的意見出色,你仍然遭受忽略,完全是從事無謂談話的銘印的結果。如果你的生活存在這一問題,你必須比其他人更加努力避免無聊瑣碎的談話。

0 留言:

訂閱:使用E-Mail 訂閱全站

謝謝您的閱讀,祝您圓滿豐盛~

廣告看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