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歡迎由此進 博客來 購物

2016年11月16日 星期三

感覺「我是(I am)」

-- 出處: 靜心觀照 --

濕婆說:「噢,具有蓮花眼的人,接觸是甜蜜的;當唱歌、觀看和品嚐時,覺知你的存在,發現永生。」

這個技巧是說,在做任何事的時候——唱歌、觀看、品嚐時——覺知你的存在並發現永生:發現在你自身中的脈流、能量、生命、永生。但是我們並不覺知我們自己。

戈傑福在西方將「記住自己」用作一個基本的技巧,記住自己就是來源於這段經文,整個戈傑福的系統都是基於這段經文:記住你自己,無論你在做什麼。這看上去非常容易,卻是非常困難的,你會不斷地忘記,即使三、四秒鐘你也無法記住自己,你會有一種感覺,你是記著的,而突然間,你會移到另外一些想法上,即使有「對,我正記著我自己」這個想法,你也會錯過,因為這個想法並不是記住自己。在記住自己中,會沒有想法的,你完全是空的,而記住自己並不是一個心理的過程,它不是你說「是,我是」。說「是,我是」時,你已經錯過了,這是頭腦的事,這是一個心理過程的「我是」。

感覺「我是」,並不是語言上「我是」。不要將它語言化,只要感覺你是,不要想。感覺!試試看,這是困難的,但是如果你一直堅持,這會發生,在散步的時候,記住你是,並有你的存在的感覺,不要有任何想法,不要有任何概念,只是感覺,我接觸你的手,或者,我將我的手放在你的頭上:不要將它語言化,只是感覺那個接觸,在那個感覺中感覺到不僅是接觸,而且也感覺那個被接觸,於是,你的意識變成了雙向的。

你正在樹下散步:樹在那兒,微風在那兒,太陽正在升起,這個世界都在你周圍,你覺知到它:站上一會兒,突然記起你是,但不要語言化,只是感覺你是,這個非語言的感覺,即使只是一小會兒,就會給你一瞥——那是迷幻藥無法給你的一瞥,是真正的一瞥,只是一小會兒,你就被扔回到你本性的中心。你站在鏡子後面,你已經超越了映射的世界,你就是存在的。而你能在任何時候做到它,你不需任何特殊的地方或任何特殊的時間,你不會說:「我沒有時間。」在吃東西的時候,你就能做它;在洗澡的時候,你就能做它;在走路或坐著的時候,你就能做它——任何時候。你在做什麼都沒有關係,你能突然地記起你自己,然後試著繼續保持你的本性的瞥見。

這會是困難的。有一個時刻,你會感覺到它在那兒,下一個時刻,你已經移開了,一些想法會進來,一些映射會來到你身上,你會被捲入到那個映射中。但是不要悲傷,不要失望,之所以這樣,是因為許多世以來,我們一直與映射連在一起,這已變成像一個機械人一樣地機械化了。即刻地、自動地,我們被扔入了映射中。但是即使只一小會兒,你已有了瞥見,這在剛開始時已足夠了。為什麼是足夠的呢?因為,你永遠不會得到兩個時刻在一起的時候,只有一刻始終與你在一起,所以如果你能有一個時刻的瞥見,你就能保持在其中。唯有努力是需要的——一種不斷的努力是需要的。








0 留言:

訂閱:使用E-Mail 訂閱全站

謝謝您的閱讀,祝您圓滿豐盛~

廣告看版